当前位置:首页 > 《虽有千人仆倒》 > 正文

《虽有千人仆倒》第02章

《虽有千人仆倒》第02章  第1张

第2章 新兵营

法兰克福中心火车站洋溢着节庆的气氛。两百个身着整齐新制服的士兵要被送往莱茵河岸的尼尔斯泰恩新兵营了。他们刮了胡子,新剪了运动型短发,穿着清爽军服,自豪地站着,看起来是那么强健且自信十足。

妻子和女朋友们拥抱着她们的英雄。有些人在哭泣,但多数人却是像过节似的,挥舞着血红色的纳粹标志,向天空扬洒着五色纸屑。人群正中间有一群人喝着香槟酒,高唱着凯旋之歌。

士兵们笨拙地举起女人们送上的花束和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弗兰兹从未见过的一个年轻女人吻了吻他的双颊,并祝他好运。最后火车在德国人如雷震耳的呐喊声中驶出了车站,空气中回响着激昂的歌声:“优秀的民族,强大的帝国,伟大的元首!胜利,胜利,胜利的拯救,胜利属于我们!”

一种难以言表的震惊,抓住了弗兰兹的心。他想,希特勒诡异的煽动力,已经赢取了大量民心。他让他们确信,战争在圣诞节前就会结束,并且德国将很快统治世界。

火车离开车站,弗兰兹开始和一些人聊起来。他和一个叫卡尔霍夫曼的人谈得很来,很快就成了朋友了。

三个小时后,他们抵达尼尔斯泰恩。当军队其他人全部到达时,新兵们就在这里驻扎了下来,总共有1200人。建桥的轻工兵营699军,是希特勒的精英部队之一,他们直接听命于柏林的总部,许多人都是杰出的能工巧匠和机械师。

星期五,弗兰兹找到本队的上尉布朗德,他正在房间里和他的会计、还有书记员在谈话,脸上一幅很高兴的样子。

“上尉,”弗兰兹说。“我能提两个请求吗?”

“说吧,什么请求?”

“先生,您知道我是一名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教友。依据圣经教导,我要在星期六敬拜上帝。所以要在安息日请假。并且我不吃猪肉或任何猪肉制品。恭敬地请求您的允许,在吃猪肉时可以有其他食物替代。”

上尉吃惊地不知如何回答。在他身后,会计和书记员对看了一下,眼睛转向天花板,拍拍自己的脑门儿。

最后,布朗德上尉耸耸肩。“如果你能和中尉谈妥,我就同意。”

弗兰兹找到了彼得·加斯多克,一个脾气暴躁的人,他有个外号叫作“少有快乐的人”。

弗兰兹敬了个标准礼,重复了他的请求。

加斯多克的脸涨得通红。“你疯啦!”他大吼,“这是德国军队!全营就要去打战了,而你想要星期六请假?”他喘着气,厉声叫着,“能忍受这样的宗教白痴,真是我的运气!”

“我只是想请求您的允许”弗兰兹温和地说,“来和其他士兵换班,这样星期六我就有时间了。”

中尉像金鱼似的大口喘气,吼叫着:“滚!不要让我看到你!”

“去做你想做的的吧。”他继续说,“但是让我告诉你,哈瑟,一旦前方部队开始前进,战争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停留在这里让你守安息日!而且,如果让我发现你你玩忽职守,我会让你永远后悔!记住,我会盯着你的!”

弗兰兹回到营里,问大家愿不愿意和他交换星期天的班。他的新朋友卡尔·霍夫曼立刻同意了,还有一些其他人也同意。因为在星期天,军营里有特别的娱乐节目和舞会,当地的女孩子都仰慕穿军装的人,谁知道会不会有浪漫的爱情发生呢?

弗兰兹成功了,并受之鼓舞,他走向厨房。在那里,他向厨师长解释了他的膳食原则,问吃猪肉时他是否可以有别的食物替代。

厨师两手叉腰,把弗兰兹上下打量了一番。

“哈瑟,”他绷紧了脸,领口的脖子往上,开始出现像加斯多克中尉一样的赤红。“我跟你说说我们的伙食吧。早餐,我们有面包,火腿和咖啡。午餐有炖汤。晚餐有面包,香肠或其他肉类,有时候有奶酪。另外,每周四个晚上会有两盎司的奶油,三个晚上有两盎司猪油。”

厨师越说越生气。“你要知道,哈瑟,你太神经质了!这里是军队,不是专门备办特制餐的美食之家。”

他用手敲着一口大锅,哐哐作响。“看到了吧,我有个锅。所有的东西都放在这里煮。别人吃什么,你就得吃什么,否则恐怕你会饿死!是的,猪肉,全都有猪肉!”他凑近一些,盯着弗兰兹的脸,“我相信你是化了装的犹太人。等着吧,我们会查出来的!”

不久,当弗兰兹走过晚餐台,厨师粗鲁地将一块大香肠甩在他的盘子里。

弗兰兹望着这油腻的肉食。他要吃上帝禁止食用的东西吗?或者只吃面包而挨饿呢?回到营房,他翻开但以理书,重新读了但以理和三个伙伴如何凭着信心不吃王膳的故事。他当即就把自己重新交托给上帝,并决定忠于祂的饮食原则。

但他也需要营养,所以有必要做点事情。

那时,弗兰兹和其他30个士兵分在一个宿舍,宿舍的对面有一间牛奶房。星期一早上,他去见了店主。

“我要在这里驻扎一段时间,想和您换些东西。”他说。“我可不可以用每天的猪肉换你的奶制品?”

“当然。”那女人回答,她很高兴能得到一些士兵的食物。他们交换了一些,最后她说“我每天给你1升的牛奶和1.25磅奶油,用来换你的猪肉,火腿和香肠。”

此后,每天早上,弗兰兹就把他所得到的粗面包掰成小块,放在碗里,用新鲜的牛奶泡开,然后用汤勺舀着吃。其他的士兵开始嫉妒他似乎从不断绝的牛奶和奶油了。

“嗨,嚼萝卜的家伙,”他们说,“你过的相当不错嘛?”

弗兰兹很咧嘴笑着,说“你们吃你们的猪肉吧,我喜欢这个。”

“很好,很好!”他们回答,“但是等到上前线,没办法换的时候,看你怎么办?”

“我不担心这事儿,上帝会照顾我的。”

事实上,部队正为上前线而进行着严格的训练。除了基本的军营任务外,轻工兵营还沿莱茵河筑了一些桥。工作并不轻松,每天都让人腰酸背痛。中午的时候,工地厨房把食物送到施工地点。弗兰兹因为看到锅里的猪肉,就他什么也没拿。他总是多带着面包和奶酪,就吃这些。

有一次,他的举动被另一个营的士兵看到了。

就对他说,“我发现你不吃肉,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弗兰兹说明了他的信仰。

“哦,我们队也有一个人不吃猪肉。”

“是吗?他在哪儿?他叫什么名字?”

“麦克尔,我忘记他姓什么了。”

“是不是麦克尔·施罗德?”

“对,就是那个人!”那个士兵指着一座大楼说:“他在那个楼里工作。”

弗兰兹跑向那个大楼,跳上几个台阶。在里面,他发现了他的老朋友,麦克尔·施罗德,他是玛莉亚高地复临信徒神学院的印务经理。两人相识15年了。就这样,在他去往前线之前的四个星期里,每逢安息日,弗兰兹都是和麦克尔在一起敬拜上帝,并彼此鼓励着。

就这样,守安息日和饮食问题算是暂时解决了。但还有一个问题。

弗兰兹是在20岁时成为复临信徒地,从那时开始,他就习惯了周年读经计划。尽管知道不容易,他还是决定在军营里继续这么做。每天早晚,他就坐在床边读经祷告。

士兵们不厌其烦地讲笑话,然后是大声地笑,以此来干扰他的灵修,或是拿鞋子和枕头丢向他。很快,他就得了一个绰号“圣经呆子”,还有“嚼萝卜的家伙”。

在这些人中,加斯多克中尉是嘲笑者中最过分的。他每次都当着大伙的面羞辱弗兰兹。弗兰兹意识到,如果想赢得人们的尊重,就要和长官相处得好,所以他就开始计划。

一天早上,当他们集合点名时,中尉问他,“喂,哈瑟,你做礼拜了吗?”

弗兰兹敬了标准礼。“是的,长官。”

“在我们的进步社会里,你怎么可以去相信那种神话故事?你的脑袋一定有问题!”

“说来很有意思,中尉,我刚刚在彼得后书3章3节读到了和您一样的人。”弗兰兹熟练地从衣兜里拿出了他的口袋圣经,并开始读:

“第一要紧的,该知道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的私欲出来讥诮……”

“这节经文,”弗兰兹说,“是在1900年前写的。长官,谢谢你使我更确信圣经是真实的,谢谢你使我更坚定我的信仰。”

几天后,吃晚饭的时候,加斯多克中尉大步地走在食堂的对面。

“喂,圣人先生,”他叫嚷的声音越过几个士兵的脑袋,传过来,“今天有没读到圣经中有用的东西啊?”

“是的,长官。”弗兰兹也高叫着回答,“我读到关于您的事了。”

“关于我的?”

弗兰兹翻开他的小圣经。“听着,传道书12章13-14节:‘这些事都已听见了,总意就是要敬畏上帝,谨守祂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即使是加斯多克中尉,也不例外。’”

当加斯多克急忙退后,士兵们便吹着口哨鼓起掌来。中尉再也不问弗兰兹的信仰了。但他仍与弗兰兹为敌,仍然寻找机会,要让他难堪。

在九月底,轻工兵营接到命令,要在奥本海姆跨莱茵河建一座浮桥。这是他们接受训练以来的第一次表现机会。他们征用了很多船,给船主付了钱。船被固定在一起,然后就跨在上面建桥。他们取得了很大地成功。为纪念上尉,这座桥被命名为“布朗德桥”。

完工时举行了一场大型庆祝宴会。军旗在风中劈啪作响,营里的乐队也来表演,布朗德上尉发表了激励人心的大德意志理想演说。他的演说很快成为全世界的范本。莱茵河的河滩回响着:“优秀的民族,强大的帝国,伟大的元首!胜利,胜利,胜利的拯救,胜利属于我们!”

士兵和镇上的人们,全都站在新建在莱茵河的桥上,木板上还有松树的味道,渗着沥青。两边屹立着德国鹰爪抓着的纳粹标志。这座桥在战争中一直存留下来,直到1944年秋天,美国第一次进入德国时,这座桥还在。

新兵营继续训练。很快,人们就发现弗兰兹的射击天赋,他在打靶时经常打中靶心,于是很快就赢得众人的钦佩,并以队里的神枪手而闻名。

一天在靶场,他的朋友卡尔霍夫曼问,“弗兰兹,你射击那么准,有什么秘诀吗?”

弗兰兹耸耸肩,“我不知道有没做了什么特别的。我就是通过视线瞄准目标,然后把枪对得比靶心稍微低一点点,并抠动扳机。”

“我也试试你的方法,也许有一天会救我的命。”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讲,卡尔说的没错。但是这次的谈话却让弗兰兹很害怕。当他单独一个人的时候,他时常在想,如果敌军攻击时他会怎么做。他会本能地抓起枪杀人以自卫吗?他想起自己对上帝的许愿——不杀害任何人,但是如果面临这样的试探,他不敢相信自己那时是否能克制得住。

699轻工兵营在莱茵河岸奥本海姆庄严的老教堂里点起蜡烛,庆祝军营里的第一个圣诞节。士兵们对战争还未结束颇感失望,但希特勒在广播里发表了振奋的圣诞节前夕演说,这又让他们重拾信心了。他那催眠般的个性,再一次影响了大众。一切都很好……第三帝国很快就会建立起来……德国将要统治世界1000年。

晚上地晚些时候,会有一场庆祝会。弗兰兹询问长官,自己是否可以呆在营房里。“不可以,必须参加。”当他来到会议厅时,加斯多克中尉站在门口。

“哈瑟,你带了什么来?”

“您知道,中尉,我不喝酒。我带了一瓶葡萄汁,这样就有喝的了。”

“进来吧。”中尉咕哝着,让弗兰兹过去。

在大厅里,长长的高架台,被白色的床单罩着,装饰着刚折下来的美丽的树枝和蜡烛。每位士兵都闻到了松树的清香,夹杂着棕色圣诞蛋糕的香味儿。

庆宴以德国传统的圣诞歌“一朵盛开的玫瑰”和“哦,圣诞树”开始,当然还有“平安夜之歌”。

但很快,啤酒和白兰地就起作用了,人们的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一个士兵写了一首描述本营每个士兵特征的诗。弗兰兹好奇地想看看关于自己,他会说些什么。最后,终于等到了:

“哈瑟愉快地读着圣经,

正如我们都看见的那样,充满热心,

吃着新鲜的蔬菜,煮土豆,黄瓜以及胡萝卜。

他对所有人传道说,要节制,

不要吃肉,不要抽烟,不要喝酒

——那些应该就是基督徒的观点。”

他知道,尽管他们会继续取笑戏弄,但大家已经接纳了他。

两个小时后,弗兰兹成了全营唯一没有醉的人。圣诞酒会越来越混乱,笑话也更加粗俗。于是弗兰兹离开大厅,剩下的时间就在营房里读圣经。

第二天,他在执行任务时碰见少校和上尉。他敬了标准礼,正要走的时候,他们叫住了他。

“哈瑟,”少校说,“我们注意到昨天晚上你一直保持清醒,对此我们非常赞赏。”

几天以后,弗兰兹被提为一等兵。出乎意外的是,他还得到了一枚奖章——佩剑二级战功十字勋章(战斗人员专用)。

他好奇地看着盒子里的东西,闪光的马耳他十字架,中间是纳粹标志,对角上有两把剑,勋带上有红、白、黑色的条纹垂下来,另有一两把交叉的利剑。

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竟得此荣誉。在沉迷于酒精的军队里,单是保持清醒,并不足以享有这项荣誉。

当然,跟着提升而来的,还有一项他从未想过的新的殊荣。弗兰兹被免了所有外出的工作,被安排在军营办公室做夜间警卫。一天晚上,他又对他的奖章感到好奇,就决定查查自己的档案。

他在文件柜里找到了自己的档案,翻到关于奖章的记录,看到了有关自己的评价“对全军的道德产生良好影响。”他回想起自己曾说过好多次这样的话,“同志们,停止你们不道德的谈话和肮脏的笑话。不要对性随随便便;性是神圣的。想想你们在家里的妻子女儿,如果她们听到你们猥亵的谈话,会怎么想呢?”弗兰兹原以为他的警告都被当作了耳边风。但现在他知道,这些话被听进去了,并且赢得了赞赏。

到目前为止,699轻工兵营的人都在一起,并且日程颇为舒适。但以后就再也不会这样了。

0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复制成功
微信号: muyisheng777
长按扫码,添加我的微信!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