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虽有千人仆倒》 > 正文

《虽有千人仆倒》后记

 《虽有千人仆倒》后记 第1张

后 记

弗兰兹在法兰克福地区做牧师事奉主,一直到1950年书报工作恢复。他最后成为中欧分会(Central European Division)的印务秘书。工作之外,他选择巡回探访德国的每一间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会,在安息日证道。1965年退休以后他继续当书报员,目的是想找人一起学习圣经。他这么一直干下去,直到92岁离世。由于他的工作,许多人受洗归主。他一生中读了89遍圣经。许多年轻人参加了他的葬礼,他们都曾是他的朋友。其中一人的话代表了他们所感到的损失,他悲伤地说,“现在谁为我们祷告呢?”

海伦在战后渐渐染上风湿关节炎,一直忍受着直至82岁离世。在生命的最后20年间,她不能走路只得卧床休息。她常常问上帝为什么许可她受这样的折磨。直到她受了感动,根据《雅各书》第5章的教导,她接受了自己的病,寻得了平安。在那最后20年里,她写下了近2000首诗歌。

库特完成了园艺学,进了玛莉亚高地(Marienhoehe)神学院修传道课程。他在纽伯德大学(Newbold College)修了一年,然后做了德国的牧师及宣教士。他现在退休住在德国南方,仍然非常积极组织重点培灵会。库特和他的妻子Berbel有三个孩子:Frank, Jutta和Bettina。Frank在安德鲁大学(Andrews University)修完了博士学位,是奥地利的Bogenhofen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神学院的神学系教员之一。Jutta是个护士,在家带自己的两个小孩子。Bettina和丈夫住在伯尔尼(Bern),她是欧亚分会(Euro-Africa Division)的秘书。

莉沙洛蒂Liselotte (洛蒂Lotte)嫁给了一个美国技术员,移民到美国。她退休以后在太平洋联合区会(Pacific Union Conference)的家庭健康教育服务办公室(Home Health Education Service Office)工作。她住在南加利福尼亚,和丈夫William有两个孩子:Tedd和Susan。Tedd是个临床医学家,Susan是教会学校的教师。

杰拉德Gerhard (杰德Gerd)完成了电工技师的手艺,进了玛莉亚高地(Marienhoehe)神学院修传道课程。他不能在德国上大学,就去了美国安德鲁大学的大西洋联合学院(Atlantic Union College)完成了学业,并在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修完博士学位。多年来他一直在密歇根州(Michigan)的Berrien Springs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安德鲁大学神学系任教授及院长,并且是国际著名的旧约学者。他著作发行了14本书,300多篇论文。

他在1994年的车祸中丧生,其最喜爱的诗歌,“坚固保障歌”在葬礼上演奏。他的妻子Hilde仍然生活在密歇根州的Berrien Springs,在那里的教会学校教书。他们有三个孩子:Michael, Marlena和Melissa。Michael得到亚利桑那(Arizona)大学的博士学位,是田纳西州南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大学(Southern Adventist University)的神学教员之一。Marlena是个营养学家。Melissa是教会学校的老师。

苏茜在纽伯德大学学了两年。当杰拉德被呼召去田纳西州的南方宣教学院Southern Missionary College(现在称为南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大学Southern Adventist University)教书时,他邀请苏茜到那里加入他和Hilde(注:杰德的妻子)完成学业。在南方宣教学院苏茜遇见了Bill,并嫁给了他。

自1975年来,她和家人一直在太平洋联合大学(Pacific Union College),Bill在那里当物理教授。苏茜在临床心理学上得到了硕士学位,是婚姻,家庭,儿童的临床医生。她当了10年的私人咨询师,在1993年成为加利福尼亚太平洋联合大学的注册主任。她得知莉莲班曲的儿子Tom是得克萨斯州(Texas)西南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学院Southwestern Adventist College (现在称为西南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大学Southwestern Adventist University)的注册主任。她在俄国呆了四个夏天,组织为儿童的宣教大会。她和Bill有两个孩子:Rico和Marcus。Rico在太平洋联合大学的计算机中心工作。Marcus是助理治疗师。

(终)

附:

作者说明


这本书是我的一家人在二战中所亲身经历的事。因为当时我还小,并无多少记忆。所以,书中的内容是根据家人的回忆和叙述整理而来。

在日记和磁带中,我的父母回忆了一些事件的细节,另有一些内容,是兄弟姐妹们所提供的回忆。

需要说明的是,我有些冒昧,特别是处理事件的精确顺序,以及什么人对什么所说的话时。有时候,为简洁清晰起见,我会把两个人或更多人合并成了一个人。然而我的本意总是要更清楚地将真实的故事叙述出来。

愿本书能勉励世界末了上帝的子民!



0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复制成功
微信号: muyisheng777
长按扫码,添加我的微信!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