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虽有千人仆倒》 > 正文

《虽有千人仆倒》第20章

 《虽有千人仆倒》第20章 第1张

第20章 大结局

1945年秋天前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但明显地对守安息日者不公平的待遇还没有。库特已经上Gymnasium了,相当于德国的高中。他回到家又是带着受了歧视的消息。

“老师把所有的考试都放在安息日,这样我都不能参加了。他们不让我补考。”他抱怨着。

又一次回来,“他们不让我参加演讲比赛,因为安息日我没来上课。”

每一周都有新的委屈,而库特的成绩也迅速下降。

因为安息日的问题,弗兰兹和海伦早就决定不送洛蒂去高中,只让她完成义务教育的8年小学课程。现在他们决定让库特也退学,让他学门手艺,因为知道没学完高中就不能上大学。

一天早上8:00,弗兰兹去了市中心的政府大院,就业中介坐落在那里——他去给儿子找找学门手艺。

上楼梯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叫着,“弗兰兹,弗兰兹!”

声音好熟悉,但在黑暗的过道里弗兰兹看不清楚是谁。他看到一个人坐在长凳上——加斯多克中尉,彼得加斯多克。

“彼得,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得来这里,”彼得回答,猛地把头转向一间附近的审判室。

“怎么了?”

“美国军事法庭把所有的纳粹党员都带来审讯了。”

“我很有兴趣看看,”弗兰兹说。“上楼办好事就来听。”

弗兰兹很高兴找到有收园艺学徒的学校。那对库特来说最合适了,他喜爱大自然和所有生物,而且学校离家近,这样库特每天中午都可以骑车回来吃午饭。弗兰兹做了感恩的祷告,离开了。

楼下的审讯已经开始。弗兰兹是唯一到场观看的普通市民,他坐在后座的一个位子上。刚坐下,就听到法官读到对彼得加斯多克的指控。弗兰兹非常惊讶法官竟知道这么多细节。即使在战争开始前,彼得就已经是集中营的卫士,被指控做过非常残忍之事。接着在1938年11月8日,他参加了“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注:指1938年11月9~10日德国纳粹党杀害犹太人和抢劫犹太人财产的事件。因暴行后到处是砸碎的玻璃,故称“水晶之夜”),那是一天晚上迫害犹太人的行动,从商场玻璃尽遭打碎得名。在不到20小时的时间里,就毁掉了价值23,000,000美元。

对每一项指控,加斯多克都断然回答:“我一点也不知道。我不记得有过那样。”

弗兰兹无语地摇摇头。在军队里加斯多克常常吹嘘他自己的功绩。在“水晶之夜”那天,他带领纳粹一个分队烧掉了一间犹太人会堂。

法官却一点也没忘记,并知道那次事件的每一个细节。他知道加斯多克开的卡车牌子,以及那次事件的具体时间,因为司机已来证实了。法官引证这些细节,说:“加斯多克先生,我要你告诉我你在那15分钟里做过什么事。”

加斯多克还是说,“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同时法警走向弗兰兹。

“我看到你在摇头。你知道这个人吗?”

“哦,当然,”弗兰兹说,“我太了解他了。我只是很惊讶他会什么也不记得。我们战争中在一起的,他告诉了我们很多事。”

“你愿意来做证吗?”

“不,先生。我是个基督徒。我不会做证害他的。”

审讯一直持续到11:00。法官厌恶地对加斯多克说,“你让我想起了在阿德勒(Adler)摩托车工厂的一个工人。他偷了辆摩托车,扛在肩膀上,正准备走出大门,被门卫拦住询问。

‘你肩膀上的是什么东西?’

‘什么?在哪里?’

‘就在你的肩膀上。你扛了一辆摩托车!’

‘我什么也不知道。一定是什么人乘我不注意的时候放在我肩膀上的!’”

法官转向加斯多克,继续说,“你就是这样!现在我给你一个星期。如果到时找不到证人,出庭作证那15分钟里你是无辜的话,就是有罪了。现在休庭!”

弗兰兹和加斯多克一起走了出去。

“彼得,”弗兰兹说,“你怎么可以那样撒谎?你向我们吹嘘怎么杀犹太人,毁了他们在法兰克福的商店和会堂。还记得在乌克兰我拉出坑的那个犹太人吗?如果我说出所知的一切,你现在就可以去监狱里了。整场战争中你都与我为敌,想杀我,因为我是基督徒。现在,因为我是基督徒,这救了你。正因此,我保持沉默而不去指控你。”

到楼梯时,他们分开了。弗兰兹永远也不知道加斯多克中尉最后怎么样了。

弗兰兹得到消息,他的朋友卡尔也已经释放。卡尔住在法兰克福安息日会教堂对面,所以每个星期五晚祷前,弗兰兹都来看他。一天傍晚,卡尔非常激动地来到门前。

“弗兰兹,我收到麦尔克司上尉的信了。为了再当历史教授,他需要一份书面证词说明没有犯下战争罪行。还记得1942年他怎么想毙了我吗?就因为我说我们已经失败了。我不会写的。他总是跟我过不去。真是气愤!”

弗兰兹安静地听完,然后做了打算。第二周他就去见他们共同的朋友威利,随意问了上尉在Lahn镇的地址。然后他写了自己的证词,写上自己的证明:姓名,出生日期,出生地,从未入党之实,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牧师。

他继续写着,“虽然麦尔克司先生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成员,但他和我们在一起赴汤蹈火,共度艰难。”接着他叙述了有一次麦尔克司没有处罚一个喝醉酒的守卫员,他如何挽救一个说要投奔敌军的士兵,如何在弗兰兹说希特勒是个无赖时救了弗兰兹,还有很多其他的事。他把这份文件装在信封里寄给了麦尔克司上尉。

三天以后弗兰兹收到回信:“亲爱的哈瑟同志!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我从不知道你不是政党成员。请接受我对你最真诚的感谢,谢谢你的文件!”由于这份书面证词,麦尔克司教授被宣告无罪,可以继续教书。

1953年的一个安息日,弗兰兹在Lahn镇讲道。讲完后教会的长老,一个牙医邀请他到家里吃晚饭。

“我不能呆太久,”弗兰兹解释说。“我以前的上尉住在这附近,我想见见他。”

“哦,”那个牙医说,“是谁呀?我知道这里所有人。”

“他叫麦尔克司。”

“很抱歉,但是麦尔克司教授去年过世了。”

“真是难过,”弗兰兹说。“我告诉你关于他的一点事情吧。”他叙述了在战争中和上尉有关的经历,说了他如何带着这位长官学习圣经中但以理书的异像,说了麦尔克司如何借了他的圣经。

那个牙医听着,眼里显示出越来越有兴趣。弗兰兹说完,他点了点头。

“现在,”他说,“我明白了多年来疑惑不解的事情。我不晓得你对他讲的时候知道他是个天主教徒吗?你记得天主教是怎么给复临信徒的孩子们制造了那么多困难,复临信徒的孩子们安息日不上学。我的每个孩子都是麦尔克司的学生。他总是在安息日让他们放假,而且从来,从来不在安息日考试。我常常在想为什么,现在知道了。我真是太高兴了,所有的孩子们都上完了高中。”

弗兰兹离开前,那家人围成一圈祷告。他们一起感谢上帝一路带领他们。

在回家的路上,弗兰兹想着他所听到的事。主啊,你为那些孩子们开出路接受教育,但是似乎对我自己门是关着的。你要我们怎么做呢?

送孩子去高中的决定在四年级期末就要做出。现在是为杰德做决定的时候。一天傍晚一家人聚集在起居室里祷告。

“杰德,”弗兰兹说。“你记得库特在高中所经历的那些事吧?我做了很多调查知道他以前的老师还在那里。从其他复临信徒那里,我知道要成功进去安息日就要去上学。”弗兰兹拿着手绢,重重地省省鼻子。“我知道你很喜欢学习,”他继续说。“你想要去大学读书。如果我们不送你去高中的话,就没有机会了。你想要怎么做呢?”

每个人的眼睛都看着杰德,他艰难地咽了口水。然后,他毫不犹豫地说,“爸爸,我不要去经历库特所经历的。我想要守上帝的诫命。我就读完小学去学手艺吧。”

海伦把手搭在杰德肩膀上,紧紧地抱住他。她明白儿子所做的牺牲。

然后一家人跪在一起,弗兰兹祷告。“主啊,在整场战争中你保守了我们,战争结束又平安地把我们带到一起。现在杰德决定宁愿在守安息日上忠心,而不要更高的教育。我祈求当他预备为你作工时不会因此而不利。”

他们站起来,围成一圈,又一次唱起了最爱的诗歌:

“上主是我坚固保障…我不惧怕因神有旨,真理定能因我胜…他虽残杀我身,主道依然兴旺,上主国度永久长。”

0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复制成功
微信号: muyisheng777
长按扫码,添加我的微信!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