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虽有千人仆倒》 > 正文

《虽有千人仆倒》第12章

 《虽有千人仆倒》第12章 第1张

第09章 在高加索山脉

同时,在东线的作战越来越激烈。国防军换上了倒下的士兵,向敌人发起攻击,取得了重大胜利:苏联被打退了。在南面,德国跨过了伏尔加,这使得轻工兵营最终离开了他们驻扎了几个月的顿涅兹盆地。有命令下达,继续东进。

一天下午,当弗兰兹正忙着对帐,有信件到下达命令给轻工兵营,要他们迅速转向斯大林格勒。希特勒正派遣他的第六军到那里,要攻取并监视这座重要的城市,轻工兵营要帮忙建桥,修整凹凸不平的泥路面。

弗兰兹正遇见上尉拿着那些命令。

“斯大林格勒!”上尉读完后说。“我感觉一点儿都不好。听说这座城市是苏联军队的要塞。恐怕我们要在那里损失不少人啊。”他叹口气,把它交给弗兰兹拿去存档。“但我想没什么可以做的。命令总归是命令。”

轻工兵营开始行军,很快跨过乌克兰的东边境线到达了苏联。他们到了一座叫罗斯托夫(Rostov)的城市,命令忽然又改变了。

“埃里克,看看这个,”弗兰兹兴奋地走过房间,叫着中士,他刚刚进来。“我们不要再去斯大林格勒了,我们去高加索山!”

埃里克看了看文件,“哇,真是好消息。斯大林格勒是个地狱!”他看着弗兰兹,思索着,“我不认为这和你的上帝有什么关系。祂又关注你了吗?”

轻工兵营改变了行程,跨过河,往东南方向到了高加索山。很久之后他们得知第六军在斯大林格勒几乎全军覆没,是二战中打的最糟糕的战。

很快,轻工兵营到达了广袤的卡尔梅克(Kalmykia)大草原,那是半干旱的被草场覆盖的平原,一直延伸至里海(Caspian Sea)。当他们小心地要穿过时,遇见了一个小部落,似乎和现代文明相隔了几百年。他们取火时,仍然用两块火石相碰撞,火星窜出使得一些干苔藓冒烟。当士兵们取出打火机,按下按扭窜出小火时,部落的人都不相信地瞪着他们。

好几天来,德国兵只找到一点点水,宝贵的水资源需要配给。早上的时候每个人得到一锡杯满满的微咸的水,这就是用来洗脸,刮胡子,刷牙的水。弗兰兹发明了更有效的方式。他把牙刷浸在水里,刷了牙,用一大口水漱口,又吐回杯子。然后弄湿刮胡刷,在脸上抹上香皂再刮胡子。最后他把手用这皂水弄湿,擦擦脸和脖子。这时候就不剩一滴了。

跨卡尔梅克草原的半途中,轻工兵营队员在一个地方停下休息,那里附近有一个木头路标,用几种语言写着:“您正处在欧洲和亚洲的边境上。”他们决定在那里安营过夜。在那个路标的下,某种意义上他们意识到所在地离家有多远了。

很晚的时候弗兰兹走出他的帐篷。没有月亮——只有星星在天鹅绒般的天空中闪闪发亮。似乎很近很近,伸手可触。

他抬头望着星星,心想着他所亲爱的人在哪里。他们还活着吗?也许此时他们也在抬头望着天空想他。他并且知道同一位上帝,在众星以上,看顾他们一生的上帝也在看顾着他和他的家人。他返回到帐篷中,重新又有了信心。

最后,全营到了高加索山。他们从荒漠一样的平原走来,感觉好象到了伊甸园。远远的在冰雪山顶之下,葡萄树和石榴树上挂满了果子。水干净而清甜。山下的草地开满了野花。

最好的就是那里的人非常友好,像欢迎共产制度的解放者一样欢迎他们。他们给士兵们最好的营房,甘心地和他们交换物品。这时候,轻工兵营正驻扎在厄尔布鲁士(Mount Elbrus) 山下,18,510英尺,是欧洲最高的山。

在这平静的休息期间,弗兰兹收到一封官方来信,从巴伐利亚(Bavaria)政府寄来的。他无法想象是什么事情。

看着邮戳,他发现这封信周转了4个月才到他手上。他撕开信封取出信开始读,忽然就想起来了。

8年多以前,他在巴伐利亚的帕骚市(Passau,注:位于巴伐利亚州因河注入多瑙河处),一个天主教的城市度过了一段时间,在那里挨家挨户地销售《历代愿望》。一个主教诬告他错误解释圣经,误导天主教人民,当局逮捕了他。当案件受审时,他被判无罪。但法官不理此判决,仍然判了他8年观察期。

现在,他终于手中拿着巴伐利亚政府的信,知会他观察期已满,他现在可以自由入境,不受限制了。

啊,真是太讽刺了。弗兰兹沉思着。我现在在亚洲的边境,卷入一场激烈的战争中。而巴伐利亚那边却通知我为自由之身了!

弗兰兹摇摇头,把信丢到了垃圾中。

当德国稳稳进军高加索山脉时,苏联很快集中兵力发起反攻,几乎每天都从空中袭击敌军。699轻工兵营,还有德军的步兵和炮兵积极行动着,要护卫占有的领土。在那艰难可怕的时期,弗兰兹的许多战友倒下了,而没有武器的他却依然没有受伤。

战争往往会把人性最坏或是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在激战岁月里,有件事证明了麦尔克司上尉的好心。一个叫格林姆(Grimm)的士兵有一枚金党徽,表明他是纳粹高层的一员。在向苏联的进军中,他一直忠诚地效忠他的祖国,但现在他快崩溃了。

有一天格林姆士兵走向一个朋友。

“你知道吗?”他说。“我受够这个地狱,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我要砸了枪扔投降苏联。然后战争对我而言就结束了。你也跟我一起干吧!”

那个朋友非常害怕,就报告给了加斯多克中尉,中尉立刻找了上尉。

“上尉,我很遗憾向您报告,格林姆士兵对军队说起要投降苏联,并怂恿其他人也这么干。您知道,根据军事法令,在他进一步挫伤军队士气前必须立即被枪毙。我提议马上处决。”

上尉想了一会儿。“中尉,”他最后说,“把那个人带过来。我要和他谈谈。”

格林姆被带到上尉的营房,在那里他呆了一个多小时。那天晚上点名的时候,上尉对在紧张等待着判决的轻工兵营队员发表了讲话。

“士兵们,”他说,“在仔细审问格林姆后,我得出结论他有神经错乱。他的意见不能当真。”他停了一会儿,环视了房间,他的嘴角抽动,略略笑了一下。“我看着很明显,你们都明白他的情况了,因为你们都没有拿他的投降建议当真。”

士兵们的紧张变成了笑声,格林姆没有受罚。

苏联猛打了几个星期后,发现他们无法像所预想的那么容易突破德国的防守。他们急忙撤退,国防军又向南前进了。常对德国友好的当地人民到处对苏联破坏。

军队前进服从于常规命令。699轻工兵营带路,修路或是建桥。党卫军随后,出去把他们所找到的犹太人都杀了。最后步兵和炮兵到了,占领了这些“清洁的”领地。弗兰兹又一次开始他的任务,挨家挨户地警告犹太人。

他们继续向南前进,来到覆盖着向日葵的广袤的地区,看那些金色的向日葵总是正脸向着太阳的。当699队到达下一个镇子时,他们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炼油厂。向日葵的籽成堆成堆放在路边,像几座小山,等着变成世上最好的美味的冷榨葵花籽油。在那里面,他们发现了几个大桶,装满了干净的油。不久他们得知共储藏了50,000加仑的油。轻工兵营奉命要炸掉这个炼油厂。

弗兰兹不想看见油被糟蹋,就有了个主意,他来找上尉。

“麦尔克司上尉,我想提个建议。”

“说吧,哈瑟。”

“毁了所有的油将非常遗憾。如果您许可的话,长官,我会把它们平均分给士兵们。我们可以装在罐头里送回家。您知道在德国得到任何油有多困难。这对我们的家人来说是个很大的帮助。然后当炼油厂都空了以后,我们就可以炸了它。”

上尉怀疑地眯了眯眼。“我还真想象不出你要怎么干完这伟大的任务。不过你说得对——在德国,油就像金子一样宝贵。如果你能做成,我祝福你。”

弗兰兹出去,把轻工兵营分成几组。一些人去收集厨房发放的锡罐头。

另一群人把罐头擦得干净卫生,其他人则把它们带给4个专业的锡匠,他们把盖子焊回到罐头上,只在上面留下一个小小的开口。然后,罐头都装满了油,带回到焊接工那里,他们就在每个口上焊上一个小小锡环。罐头分发给打包写地址的人,把它们都寄回了家。

第一天进展顺利,弗兰兹带着一个装满25加仑油的油桶,驾了几个小时马车到了当地医院取更多的罐头。他知道医院的伤员只有罐头食品可以吃,他就用这桶油换了整整一马车的空罐头。

傍晚时,弗兰兹悄悄邀请当地居民来取油。他们带了水罐,伏尔加酒瓶,石制的陶器来,弗兰兹把它们都装满了。由于这一慷慨,感恩的当地人没给德国人惹麻烦。三天内,699轻工兵营就把油运空了,炸了那座楼。

在德国国内,油真是上帝的礼物了。海伦用其中一些换了食物。她拿了一罐头油给药剂师,结果她可以得到通常得不到的药物。另一罐送给了她所住房子的负责经理,他很快来修理了她的房子,并更换了在轰炸期间因气压震破的窗户。

轻工兵营又前进了。但是,这次的前进慢了下来,因为坦克分队一支接着一支被调离高加索山,派往支援斯大林格勒之战。最后,在伊朗边境里海的巴库(Baku)油田,德军的前进停了下来。留在高加索山的营队因大大减少而无法前进了。

0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复制成功
微信号: muyisheng777
长按扫码,添加我的微信!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