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神学的欺骗》 > 正文

第03章 对付新神学

第03章 对付新神学  第1张

第03章
对付新神学

无疑,由“新神学”引起的骚动在教会领导层中引起了极大的恐慌。这在澳大利亚是如此严重,以致在澳大利亚和美国召开了许多会议,以寻找解决的办法。(注1)最后,为澳大利亚的最大利益,他们决定将“新神学”的主要倡导者德斯蒙德·福特博士从澳大利亚调到美国。

1977年,福特博士在美国加州的太平洋联合大学的宗教系任职。总会在作出这一决定时,并非没有得到很多了解福特博士之人的警告。早在1975年10月,科林就警告太平洋联合大学的校长,福特博士可能分裂大学。科林还警告总会的一位副会长,后者却向科林保证,问题很简单。他认为福特在澳大利亚时,正如一条大鱼在一个小池塘里,但是当福特来到美国,他将同我们在这所神学院和大学里的杰出学者们相比,就会变成大池塘里的一条小鱼。然而,科林的回答证明是准确的:“他将成为大池塘里的一条大鱼。在美国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没有任何人的神学才智能与他相比。”

那位副会长不太可能真的相信科林所说的。但是随后的事件证实了这一预见。拉塞尔(本书作者之一)曾向在澳大利亚访问的总会人员提出过类似的警告。许多领袖没有认识到“新神学”已经在美国广泛传播,可是其真正本质却鲜为人知。在福特博士催眠术一样的演讲下,它才刚刚显露出来。现今,在我们的许多大学里,那些曾在背道的基督教大学中受过培训的神学家们,正在把这些谬论当作上帝的真理来教导,而我们成千上万的年青人,就这样受了欺骗。

由于新神学,我们已经失去了数百名牧师、福音工作者和无数教友。也许一个更令人担忧的事实是,显然有更多的按照新神学的思想去生活的人留在了教会,但他们却处于这样的一种境地:一方面,他们很难接受讲台上对上帝圣言率直的宣讲,另一方面,他们也不相信上帝将真理托付给了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1980年的冰河景(Glacier View)会议使整个问题变得恶化。在那里,总会给予福特博士一个机会,让他在一百多名教会领袖及学者们面前,为自己对预言解释所持的立场作辩护。这是在安格文(Angwin)复临信徒论坛会议之前。这一次,福特博士异常坦率,在会议上,他居然否认自己曾相信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所传的圣所信息。

这次会议确实花费了几十万美元;然而可悲的是,在冰河景会议上所提出,有关预言解释的问题还只不是冰山一角。而福特士在福音、因信称义、救赎、人的本性、基督的人性、罪的性质等问题上的错误思想,以及他在预言解释上所持见解的诸多危险,都没有被直接提出来。

实际上,许多人通常所作结论是,尽管福特博士在预言解释的问题上偏离了,但是在救赎、福音和因信称义的问题上,他已将美好的神学见识摆在我们百姓面前。然而事实远非如此。福特博士的整个神学理论充斥着奥古斯丁的谬论。在否认圣所信息的同时,不可能在因信称义的教义上持有真理。

当决定解除福特博士的教会职务时,在太平洋两岸,以书面或口头形式所发表的声明,使情形进一步恶化。这些材料被发表在颇具声望的《传道者》(Ministry magazine.)杂志上。该杂志还强调说:冰河景会议虽然坚决反对福特博士的预言解释,但并没有讨论他在“因信称义”这一教义上的问题。然而,福特博士关于因信称义的错误观点,乃是其在预言解释上发生偏离的基础。未能充分意识到这一事实是最严重的失败。

该杂志甚至声称,福特博士在“因信称义”的教义上作过了杰出的贡献。这一表述对教会带来了更大的的损害。这在神学一致性上是一种幼稚的说法,它充分说明,我们的一些教会领袖对“新神学”的构成及其所持有的每一神学论点几乎没有概念。它还表明,一些领袖无疑是在无意中准备接受一种真理和谬论的混合物。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对圣所信息持有错误观念,同时却在因信称义上与圣经一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二者密不可分。虽然一些领袖清楚地看到了这个问题,但有些人尚未认识到这一点,这是一件令人深感忧虑的事。

在私人交谈中,福特博士实实在在地承认,如果他在预言解释上是不错误的,那么他在救赎的原理上也是错误的。至少,他对圣所信息和因信称义之间的紧密关系并没有视而不见。自冰河景会议以来,我们的教会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纠正这一错误。人们仍然相信,福特只是拒绝了本会的圣所信息,而他的福音原理却是美好的。结果,“新神学”很可能已经在各个方面渗透到大多数教会牧师和教友的思想和信仰体系之中。大多数人并不认为存在这种危险,他们坚决否认自己相信“新神学”,这是件悲惨的事。

当然,这并不是说,受迷惑者接受了奥古斯丁神学的每一方面。事实上,确实没有人全盘接受奥古斯西神学。例如,他们没有接受婴儿洗礼或地狱永火的观点。然而,在预定论、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基督未堕落的人性、原罪论、永远担保(Eternal security)等方面,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许多人的思想和讲道中,都表现出“新神学”的迹象。这些观点极大地歪曲了真理,并为今日西方各国的安息日会在真实敬虔上的软弱无力提供理论基础。

在教会领袖处理福特问题的同时,他们也强烈反对罗伯特·布林斯米德的教义,他是另一个从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分离出去的澳大利亚人。在1950年代后期和1960年代,他正在教导所谓的“觉醒信息”。这个信息集中于天上圣所的工作和基督的盖印工作。

在1970年代初期,布林斯米德就戏剧化地改变了自己的神学观点,他接受了很多来自福音派新教的教义,并发现自己与福特所信奉的奥古斯丁教义越来越一致。很明显,对教会领袖来说,完全拒绝福特博士的神学是困难的,因为十多年来,它一直被用来反对布林斯米德在1950年代后期和1960年代的教导。虽然后期,布林斯米德和福特的教义如出一辙,但很显然,布林斯米德是不受欢迎的人;因此他才更容易遭到反对。

当然,在1970年代后期,布林斯米德似乎有意地要将自己的立场与福特的立场区别开,于是,在谴责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信仰(比如遵守律法和安息日)时,他变得更加直言不讳。这样,布林斯米德的立志便福特有了区别。

冰河景之会之后,差不多十年的时间,教会未能充分处理福特的“新神学”对因信称义这一教义的冲击。虽然有关1888年因信称义信息被出版和宣讲,但其内容却往往显示出对这一信息缺乏正确的理解。甚至一些学者,竟然对1888年的历史提出危险的修正,试图让1888年的信息与基督未堕落的人性和无法度得胜生活的“新神学”观点联系起来。这种努力显然是最恶劣的一种高智商欺骗。事实上,在1888年的信息中,根本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新神学”见解。

许多人不知道他们所服事的是怎样的一位基督,他们不确定上帝是否有会赐给他们战胜罪的能力。此外,他们也不确定什么是罪。他们对圣所信息和查案审判的意义含糊其辞。安息日的遵守已经失去了它的大部分意义;在教会中的许多人身上,普遍存在着一种模糊,这也让那要给予世界的最后信息的唯一性和独特性变得模糊起来。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在1970年代的早期到中期,一些不朽的努力为复兴和改革提供了强大的圣经基础。1973年和1974年,在总会会长罗伯特·皮尔森(Robert Pierson)长老的领导下,年度会议聚焦于因信正义的美好原理。这些激动人心的信息得到了《评论与通讯》的编辑肯尼斯·伍德(Kenneth Wood)长老的强烈呼吁与支持,该杂志还出版了一期《因信称义》特刊。令人吃惊的地,许多人竟起来反对这些及时的、以基督为中心的呼吁。

除非我们诚实和忠诚地解决这些问题,否则教友们将继续被迷惑,上帝的子民也不能在真理和成圣中联合。真理,圣经所支持的真理,必须也必将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中被重建。

注1:关于这些会议的细节,请阅读《受到挑战的复临教义》卷一。

1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复制成功
微信号: muyisheng777
长按扫码,添加我的微信!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