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生活 > 正文

当务之急:是“仁爱”和“虚己”!

当务之急:是“仁爱”和“虚己”!  第1张
 当务之急:是“仁爱”和“虚己”!
慕义生

罪的始作俑者撒但——因何堕落?那个导致“明亮之星、早晨之子”从天坠落的病因,是否已经成为一种瘟疫,正流行于世界和教会之中?它是否已经成功的侵入了每个人的骨节与骨髓?

让我们藉着上帝的圣言,将这一切刺透剖开,以求真相。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上帝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赛14:12-15)
一、竞争的精神!
在家庭和教会、工作与生活中,甚至在虚拟的网络上……只要是有人的地方,我们发现,那里就一定会有纷争,为什么?
因为无神论教导我们说,“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这虽然是魔鬼发明的理论,但它却深深地植入了每个人的骨节与骨髓之中。
我们一生下来,就被不停地灌输“竞争”的精神。这个世界告诉我们:人生的目标,归根结底就是去征服或主宰其他弱小的人或生物。
谁占据了最佳的资源,谁拥有最优质的财富,谁爬上了最高的位置,谁手握着至高的权力,谁能够左右众人的思想,谁就是人生的赢家。
在我们的一生中,每时每刻都被这种竞争的思想所左右、所洗脑。撒但给全人类灌输的人生终极目标,就是要作“人上人”。
父母这样教导我们,我们也这样教导儿女。电视、新闻、书籍、网络和一切媒体,也都在撒但的导演下,营造着一种充满竞争的氛围。
这是否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这样的环境下,不要说是世人,就是基督徒,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人们在衣着、长相、才干、职业、地位、财富、成果、影响力,甚至在是地域、民族、家庭、父母、儿女上,也都彼此竞争。还有些人在比幸福,比快乐,比开心。如果别人比自己更幸福、更快乐、更开心、拥有更多,自己就会很委屈、很受伤、很痛苦。
粗俗一点儿的,是年轻人拼爹,老年人拼儿孙,男人炫老婆,女人比老公;优雅一点儿的,则是拼学历、拼职业、拼名气,拼影响力。再内敛一些的竞争,则是暗中较劲,看谁更谦卑、更纯朴、更舍己——“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后3:5)
今天,这种竞争的精神已经蛊惑并控制了整个世界。天下列国在彼此厮杀——置你于死地,乃是为了我能活;每个人也在彼此竞争——把你踩下去,我才能升高。
“路锡甫所要的是上帝的权柄,而不是祂的品德。他曾为自己追求最高的地位,凡受他这种精神所鼓动的人,也必如此行。于是就不免有离心离德,意见分歧和竞争斗气。最强者才能执掌大权——撒但的国度就是一个强权的国度,每一个人,都看别人是自己前进的障碍,或者是自己爬到更高地位的阶梯。——(《心理、品格与个性》 第80章)
因为竞争,全人类正处在一种病态之中,“胜者王侯败者寇”的思想像瘟疫一样感染了男男女女。
当务之急:是“仁爱”和“虚己”!  第2张
二、无知的妇女!
使徒保罗说: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林前13:1-3)
在上帝眼中,当一个人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来追求超过他人的美名时,这与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没有区别。
大卫的儿子押沙龙的例子值得我们深思。圣经说:“以色列全地之中,无人像押沙龙那样俊美,得人的称赞,从脚底到头顶毫无瑕疵。”(撒下14:25)
形象和恩赐本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可是许多人却将这些恩赐作为自己与他人竞争的资本。
押沙龙常常早晨起来,站在城门的道旁,凡有争讼要去求王判断的,押沙龙就叫他过来,问他说:‘你是哪一城的人?’回答说:‘仆人是以色列某支派的人。’押沙龙对他说:‘你的事有情有理,无奈王没有委人听你伸诉。
押沙龙又说:‘恨不得我作国中的士师!凡有争讼求审判的到我这里来,我必秉公判断。’若有人近前来要拜押沙龙,押沙龙就伸手拉住他,与他亲嘴。
以色列人中,凡去见王求判断的,押沙龙都是如此待他们。这样,押沙龙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撒下15:2-6)
押沙龙很辛苦,也付出很多。他要经常早起,一个个的接待争讼的人。但他的所做所行,并不是出于对百姓深深的爱,而是假以上帝的公义之名,来笼络人心,为要成就自己的野心和抱负。
也许你会觉得,这也太攻于心计了吧!但问题是,押沙龙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凭什么就相信,这样做能成功?因为他知道,在上帝的百姓中,有多少人是不长脑子的。
还记得那些在大卫打败歌利亚后凯旋而归时,喊着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 (撒上18:7)的无知妇女吗?她们心中其实没有上帝,她们只凭眼见。所以没有把荣耀归给上帝,竟把胜利归给了一个牧羊的童子。
从前如此,现今也如此。教会中有太多的人,他们只记得世间有位以利亚,却从不相信上帝在祂的教会中还“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罗11:4)
正是这些无知的盲目者,为那些在教会中追求高位者预备了肥沃的土壤。他们对人的崇拜和称赞,成了这些人堕落的催化剂。
扫罗品格上的一个最大缺点,就是他爱受人的称赞。这种特性已经控制了他的行动和思想;每一件事都显明他有喜欢得称赞和自高自大的欲望。他的是非标准,完全根据于民众的褒贬。
一个人若只知讨人的欢喜,而不先求上帝的嘉纳,那是很危险的。扫罗的野心乃是要在人的评判中作第一流人物;所以当妇女们唱歌的时候,王的心中确实感到大卫必要获得民心,并要接替他的王位。……扫罗打开了心门让嫉妒的灵进来,以致使他的心灵中了毒。”——(《先祖与先知》第64章)
当务之急:是“仁爱”和“虚己”!  第3张
三、傲慢的领袖!
好多年前,当我和某个布道机构的领袖交流时,我说,“美国有四亿人口,独立布道机构有400多家,而中国有11亿人口,10亿未信上帝,您觉得,是不是同样需要兴起更多的布道机构?”
当时,那位领袖表现得十分平静而坚定:“根本不需要,上帝藉着我们机构的三千勇士,就能收获中国。”
腓立比书2:3节说:“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可是这位领袖却认为,不需要别人,有我们就足够了。这明显是与基督的精神相悖。而更令我担忧的是,他说这话时的那份平静和坚定,这表明,作为一个机构的精神领袖,他的灵魂深处藏有撒但的精神。
结果不久之后,那个布道机构的好多成员在与教会中人接触时,一上来就问:“你接受××布道机构所传的现代真理吗?”或是:“你接受××牧师所讲的信息吗?”
如果对方表示迟疑或摇头,那么,这些人就会对你表现出一种特别失望,甚至是敌对的情绪,俨然不接受他们所崇拜之人所讲的道理,不接受某某人的信息,就是不接受基督,就是没有真理,就不能得救一样。
但问题是,我们为什么非要把好好的真理贴上“某位大神”的标签,从而使之失去了感化人心、引人思考、平易近人的根本属性。难道就因为某个真理是藉这个人传出来的,它就属于这个人了?而在传讲时就必须提说这个人的名?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以色列民是不是应当去崇拜那个只因耶洗别的一句恐吓,就变成一个胆小鬼落荒而逃的以利亚,以致不需要再仰望耶和华了?
你看,这就是骄傲和高抬自我所结的果子。他们口口声声说要反对教会中的“王权”,视教会中的教霸为福音的绊脚石。可是他们却从来不会为自己“说话好像龙”而担一点点的忧。(启13:11)
在商界,近年来有一个特别火的名词,叫作“独角兽公司”,指的是那些在短期内、于数以万计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的非上市公司。当然,投资这种公司总是存在一定的风险,因为它成长的太快,有时也会瞬间轰然倒塌,空余一地鸡毛。
其实,在教会中也存在这种现象。好多平信徒,他们活在一种只凭眼见,目无真神的信仰之中。他们所信的道,归根结底,无一不贴着人的标签。他们其实追求与仰望的根本就不是上帝,而是人。他们很少与上帝有亲密的交通,却每天只顾手捧手机膜拜传道人。
因为对基督的应许缺乏信心,所以好多人就对看似一潭死水的教会集体不抱任何希望。转而将目光投向了正是不被他们看好的教会所蕴育出来的“独角兽牧者”——人们自觉不自觉的对这些人寄予厚望,进而产生个人崇拜。
尤其是,当前教会正处于基督再来之前“老底嘉教会”的不冷不热之中,人们更是无比渴望上帝能藉着某个人的出现,来使教会经历改革与复兴。
然而,弟兄姊妹,虽然你对某人产生一种强烈的期待并不是错,原本也无可厚非。但你一定要警惕,不要让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将这个上帝手中卑微的宝贵器皿,推上了不当坐的“神坛”,从而为撒但的“造神运动”推波助澜。
那样,既是害了软弱中的上帝仆人,也会让自己失去对基督的专注和仰望。至终,你注定要经历极大无比的灰心与打击。
因为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荣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彼前1:24-25)

当务之急:是“仁爱”和“虚己”!  第4张

四、恐怖的事实!

在此,我来为大家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马丁·路德。
作为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当之无愧。但作为人,他同样有着明显的错误和软弱。并且,那些错误并非是时代问题,而只是由于他个人的傲慢与偏执。
当年,路德有一位亲密的同工,一位了不起的改革家,名叫安得烈·卡尔施塔特(Andreas Karlstadt)。当路德藏身于瓦特堡时,正是他在威丁堡大学继续高举因信称义,推进宗教改革运动的发展。但由于他在工作中表现得过于狂热,而遭到了路德的批评。
但少有人知道,正是这位改革家,曾一再地提醒路德,要将全部信仰切实的建立在“经上记着说”之上。他曾建议路德遵守上帝的十诫,弃绝由天主教的以人的权威所设立的太阳日。
并且,卡尔施塔特还坚持推行圣经中所教导的圣餐礼(正是今日基督教界所接受的),从而拒绝天主教发明的“圣餐变体论”。(天主教声称:那酒和饼一经神父的祝谢,就成了耶稣真正的血和肉。)
但令人遗憾的是,虽然卡尔施塔特谦卑地接受了路德的劝告,放弃了狂热主义。可是路德却独专而轻蔑地拒绝了卡尔施塔特的建议。在路德的影响下,卡尔施塔特被开除教职,又被扣上了“再洗派”的帽子,并于1524年被驱逐出奥拉蒙德。最终,在路德派信徒和教皇的双重迫害下,卡尔施塔特在德国流离失所,最终穷困潦倒的客死他乡,无人追念。
只有著名的教会历史学家西尔斯博士(Dr.Sears)为此作了见证,他说:“不可否认,在许多方面,他(卡尔施塔特)明显领先于路德。”(《论坛报半月刊》1869.5.4)
另一个例子,是著名的宗教改革家约翰·加尔文(Johannes Calvin也译为喀尔文)。
在宗教改革的进程中,加尔文曾在反对教皇的专制、追求信仰自由的宗教改革运动中英勇奋战,摇旗呐喊,奋笔疾书。
然而,当他在日内瓦建立起一个政教联合的教会之后,却因自己权倾朝野,气焰熏天,而罢黜百家、惟我独尊。甚至以残忍的火刑,烧死了一位来瑞士讲学的西班牙学者——只因为这个人的讲论与加尔文的观点不同。同时,又吩咐人将再洗派信徒扔进水中溺死,对异见者赶尽杀绝。
加尔文的作为,让日内瓦的基督徒噤若寒蝉、人人自危。这时,作为一位有良知的学者——加尔文的同事——16世纪的“宗教自由及良心自由”的主要倡导者之一,卡斯特利奥(Castello)因为对加尔文在日内瓦的专制统治感到窒息,而站出来发言说:“后代将感到疑惑,何以经历了如此辉煌的黎明,我们却被迫退回到昔米莱人的黑暗之中。”
结果,在加尔文的淫威之下,贫寒羸弱的卡斯特利奥,只能在大雪之夜开始流浪,由瑞士到德国,由德国到波兰,又由波兰到摩拉维亚,最终在1565年死于赤贫,连埋葬的位置至今都无人知晓,死时年仅48岁。
所以,弟兄姊妹,作为上帝有智慧的儿女们,我们难道还要充当教会中无知的红卫兵吗?我们要像当年无知的青年人那样,去为人的软弱和野心摇旗呐喊或甘作追捧者吗?
你高举一人而看轻众人的行为,无异于在亲手塑造教皇。
当务之急:是“仁爱”和“虚己”!  第5张
五、偏听与兼听!
一方面,由于人性的软弱,加之根深蒂固的思想,牧人一旦到了某个位置,就很容易自我膨胀,从谦卑的主仆,变为容不下任何异见者的“教宗”。
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信徒的盲目崇拜,从而为这些人滥施王权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和群众基础。
记得有一次,当我出于热心,向一位看上去十分渴慕真理的肢体推荐某位属灵前辈的著作时,对方却表现得十分激动,“那个人的书我是不会看的,因为关于某个真理,他所讲的,和某人讲的不一样,那是原则性错误。”
大家说,这是多么无知的表现啊!世人都知道,“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可是我们一信主成了基督徒,却变得如此偏执与盲目。你知道吗?人类历史上,死于宗教战争的人数,比一战二战的伤亡总和还多。今日所有一头脑发热就搞个人崇拜的人,将来必将投入于龙的阵营,因为在你的心中藏着撒但的精神。
事实上,如果这个肢体能稍微谦卑地倾听一下,我就会告诉他,这本书的作者,正是你所崇拜之人的启蒙老师。虽然“青胜于蓝”,但不要忘记,“青出于蓝”。
更有甚者,曾有位牧师,竟然当着会众的面,将两本由奇妙真相出版的查经类书籍扔进了烧着的炉子里——只因为那本书中有一句“人被称义与行为无关”。大家想一想,这是多么的冲动和无知啊。牧人尚且如此,平信徒又将如何?
当务之急:是“仁爱”和“虚己”!  第6张
六、你的心如何?
还记得耶稣的门徒要“放火烧人”的事吗?
约翰说:‘夫子,我们看见一个人奉你的名赶鬼,我们就禁止他,因为他不与我们一同跟从你。’耶稣说:‘不要禁止他;因为不敌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耶稣……向耶路撒冷去,……那里的人不接待祂……门徒雅各、约翰看见了,就说:‘主啊,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做的吗?’耶稣转身责备两个门徒,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路9:49-59)
前不久,只因本人的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在之后几分钟里,竟然有十几人取消关注。我相信,这些人只是匆匆地扫了一眼,根本没有仔细看内容。也许只是一个标题,或其中的某句话让他们误会或感到不舒服,就愤而离开。
今天,有许多明明很是追求真理的人,却总是因为某个人的某篇文章,或是某个传道人的某一篇讲道让他们误解或不舒服,便把这个人的一切全部抹杀,将这个人拉入了黑名单,甚至要钉上耻辱柱上才痛快。
这是多么鲁莽不智的作为啊!要知道,每个人都是有局限性的,即或是在重大真理上,也完全可能存在着盲点或偏差。所以,我们应当时刻保持克制,冷静、客观而独立的思考,保持一种谦逊的精神,学会倾听和博观才行。
当务之急:是“仁爱”和“虚己”!  第7张
七、你们是肢体
无论是前面的牧人,还是听道的信徒,我们都应当牢记上帝藉使徒保罗之手,为我们提出有关上帝的儿女当互为肢体的简明教训:
弟兄们,论到属灵的恩赐……这人蒙圣灵赐他智慧的言语,那人也蒙这位圣灵赐他知识的言语,又有一人蒙这位圣灵赐他信心……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若全身是眼,从哪里听声呢?若全身是耳,从哪里闻味呢?……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总要肢体彼此相顾。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林前12章)
很显然,任何承受恩赐的人必须清楚,你纵然是能说会道的“口”,也不可小瞧那托着你行走的“脚”;你纵然是能远眺千里的“眼”,也不可轻看那为你倾听的“耳”。
总要肢体彼此相顾。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这是多么简明又深刻的道理啊!
当然,如果有人期待像押沙龙那样,只知聚集无知百姓,牢笼人心,只要是支持自己的,犯了多大的错都不是错,说了多么愚昧的话,都不算为愚昧。那么,这其实无异于谋杀灵魂。主来时必要交账。
同时,平信徒们也必须从上帝的教导中学得教训。上帝绝不会把真理只赐给一个人,没有哪个人会拥有完全的真理。
我们爱戴牧者是天经地义的,我们尊重师长也是应当的。但是你若爱他们,就当为他们的灵魂得救着想,不要去做“拥立耶稣作王”(参 约6:15)的吃饼得饱者。
上帝才是真理的真正赐予者。我们不要以为,只有某某会长、某某博士、某某牧师、某某院长、某某老师、某某传道人讲的才是真理,别人的道就不值一听。要记得,即或某个人在某个领域研究得再透彻,也绝不应将他视为真理与谬道的仲裁。人没有这个权柄,上帝也从未如此授权。
除了《圣经》,没有任何人的文章、书籍或讲论,称得上绝对的真理。最聪明的听众,乃是默默倾听,用心思考,潜心研究,并一再的寻求圣灵的引导之人。
我们之所以呼吁大家一定要学会倾听,要善于分辨,要能够博观,就是为了让大家从不同人的视角,学会如何理解圣经,学会从不同人的宣讲中看到真理的各个方面的荣美。
不可否认,有些人会讲错。但是,他为什么错了,错在哪儿了?他是真心的,还是无意而为?他是故意抵挡真理,还是出于爱灵魂的心?如果他错了,是谁说他错了?是圣经,还是某个人?圣经告诉我们,在断定是非时,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林后13:1)
即或某人真的讲错了,你能否在独立查考的前提上,陈明你所信真理的?当然,只大声喊着说“钉他十字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那样,救不了别人,也证明不了自己是对的。
世人常讲“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须知泱泱十四亿人的中国,上帝岂能只将真理托付于一个人,或几个人?那样不是太危险了吗?既然上帝已经定了旨意,将恩赐和真理赐予不同的人,让他们互为肢体,共同服侍基督,又以《圣经》为检验一切真理的试金石。那么,我们就更不应当追捧个人,而使主的仆人们陷在“惟我独尊”的野心和幻想的可怕试探之中。
当务之急:是“仁爱”和“虚己”!  第8张
八、仁爱和虚己
基督徒活在世上,最大的挑战,并不是如何让别人接受你所信奉的真理,而是如何活出基督的仁爱和虚己。
救主来到世间,从马槽到十字架,他的一生到底为我们留下了什么呢?也许很多人并不记得耶稣讲了什么,但在每个人记忆中,都有那么一个仁爱、公义、体恤、温柔、谦卑、虚己的形象。
人们记得,这个叫基督的人让人感到温暖。在祂的言行和眼神中,让人深深的感受到人之为人的意义和价值。祂从不轻看任何人,小孩子在祂面前从未被驱逐。妓女在祂那里得了尊严,大麻风在祂那里得了医治,税吏可以同祂坐席,乞丐可以与祂论道。
哪知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祂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赛53:4-7)
在我们一生,最后被打倒的那个敌人,一定是我们自己。一个基督徒的信仰,他能否被允准进入天国,归根结底就是“公心与私心、高抬自我与仁爱虚己”的区别。
主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18:36)
亲爱的弟兄姊妹,在你的心底,在你的潜意识里,你所追求的是什么?你所仰望的又是谁?是今生与同胞竞争攀比吗?还是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决心要进上帝的国?
我们都是软弱会犯错的人,我们都要彼此洗脚。
用一段经文与弟兄姊妹共勉: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前4:8

慕义生 2020-05-27

2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复制成功
微信号: muyisheng777
长按扫码,添加我的微信!
我知道了